?
<ins id="hpl3p"><video id="hpl3p"></video></ins>
<var id="hpl3p"><strike id="hpl3p"><listing id="hpl3p"></listing></strike></var><cite id="hpl3p"><video id="hpl3p"></video></cite><var id="hpl3p"><video id="hpl3p"><thead id="hpl3p"></thead></video></var><var id="hpl3p"></var>
<cite id="hpl3p"></cite>
<var id="hpl3p"><video id="hpl3p"></video></var>
<cite id="hpl3p"></cite><cite id="hpl3p"><video id="hpl3p"><menuitem id="hpl3p"></menuitem></video></cite> <var id="hpl3p"><strike id="hpl3p"><listing id="hpl3p"></listing></strike></var>
<var id="hpl3p"></var>
<cite id="hpl3p"><span id="hpl3p"></span></cite>
<var id="hpl3p"><video id="hpl3p"></video></var>
-->
王諍傳(連載五十二)
魯之玉 于致田 張伯義 2019-06-28 《王諍傳》
分享:


1963年,王諍與戰友們在一起(前排左起:劉寅、伍云甫、涂作潮、童小鵬、劉少文;后排左起:王子綱、曾三、中光、王諍)

創立我軍戰場通信理論

早在1944年,王諍就提出了我軍戰場通信的基本戰術理論。其要點是:無線電通信,要能建立運動中不間斷的聯絡,把無線電通信普及到營連,增大電臺分布的密度,收發報機要力求輕便;建立不同兵種與不同工作部門之間的專門通信網,力求準確迅速;戰場軍用電話急需加強,要解決輕便被覆線和電話機隨部隊跟進的問題;對音響、燈光、煙火、旗語等輔助通信手段的有效運用,要加強研究;連以下的無線電臺,要加速無線電話的研究和使用,要能夠在步行中進行通話;注意炮兵射擊口令傳遞和偵察小分隊小型無線電話機的裝備;加強無線電話傳話的密語、代號、地圖座標的研究和廣泛使用;加強通信參謀工作,通信參謀必須學習軍事戰術原則,使通信技術與軍事戰術很好結合起來,做好戰場通信保障;重點團以下單位在運動中要保障迅速、準確、不間斷的指揮;團以下指揮員要親自使用無線電話機,以提高指揮的準確性和及時性。

王諍首創了在無線電通信中建立以后方可靠基地為依托的轉報中心的方法。其中在抗日戰爭時期以延安為依托,解放戰爭時期以山西臨縣軍委后方機關為依托,抗美援朝時期以沈陽為依托,進行了可靠的轉報,對保障作戰指揮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在進軍西藏時,指示西南軍區建立可靠的轉信站。在以后的對印、對越自衛反擊戰中,繼承了這一理論,廣州、昆明軍區在靠近前沿都建立了大規模的轉信站和龐大的接收中心。使前沿團以上單位的電臺,都在嚴密的監聽之中,當其聯絡不上主臺時,即進行盲發,轉報中心聽到后,即幫助轉報。在對越作戰中,統帥部在貴陽建立了大功率轉報中心和龐大的接收監聽中心,對師以上甚至團以上單位的電臺的通信情況進行24小時監聽,接收盲發電報,相機代為轉報。這是一次最大規模的依托后方基地的轉報組織。王諍將上述組織原則概括為“前輕后重,梯次配置,固定與移動相結合”。

1950年,王諍提請報批建立了獨立、固定、有線與無線相結合的軍用通信網。在修筑各級地下指揮所通信樞紐工程時,把黨政軍通信的需要通盤考慮,統一建設。這樣一旦打起仗來,就成為黨政軍統一使用的通信指揮網。這一套地下固定通信網,即是戰時移動部隊的可靠依托,可堪稱為萬全之策。當年,王諍還報請批準建立海防邊防有線與無線電相結合的通信網。有國就有“防”,有“防”就必須有邊境上的可靠通信。這一通信網的建成,為戰時的邊境偵察部隊和小規模的邊境作戰部隊建立了可靠的依托。這是他戰略通信學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1950年1月,王諍曾對登陸戰役中空軍、海軍的指揮通信,炮兵、裝甲兵的指揮通信,部隊登陸地域的通信,部隊航渡中的通信,部隊登陸后諸軍兵種的協同通信,縱深作戰的通信等,做了極為詳盡的論述和規定。1955年,在進行通信兵主任集訓時,王諍親自寫講稿,對于在現代條件下諸軍兵種合同作戰的戰役通信理論,作了詳細的論述。1955年,在遼東半島進行的方面軍司令部帶部分實兵的抗登陸戰役演習的總結講評中,王諍對我軍戰略通信理論做了科學、詳細的論述。在王諍親赴朝鮮現地全面總結朝鮮戰爭中通信保障的經驗后,更加完善了這一理論。

王諍首創了在主要戰略方向上的戰略戰役地幅內,建立若干固定的以有線和無線相結合的通信中心聯結起來的通信網,再輔之以車載、通信中心相結合的,由戰區主管通信部門負責建設和管理的通信網,以作為大兵團、高度機動作戰部隊的依托。野戰兵團的通信裝備必須靈活機動。王諍特別強調,凡進入重要戰略地幅內的所有部隊、后勤機關、預備隊,都應以利用固定通信設備為主,完成通信保障任務。在考慮建立固定通信網時,必須把當地民用通信設施的戰時動員考慮進去。王諍察看了當時遼東半島的全部通信設施,指示沈陽軍區通信部門裝配了10輛通信中心車,從北京調來了24路微波接力營,對上述理論進行了探討試驗。以實地演習取得的第一手資料為根據,確定了主要作戰方向上戰略戰役地幅內,應建立有若干手段齊全的通信中心相連接起來的固定通信網,作為野戰部隊的可靠依托,前輕后重,梯次配置,依托后方,機動靈活的戰略戰役地幅內戰場建設中通信建設的指導原則。

王諍依據這些來源于實踐的理論,指導實踐活動,建立了在通信部隊中統一編制、統一裝備、統一訓練、統一制度、統一紀律的治軍原則,制訂出了由國產化到輕(重量輕)、小(體積小)、省(省電)、牢(牢靠)的半導體化、車載機動化的裝備發展戰略;制訂了固定通信網地下化,散射、接力、衛星、戰略網自動化等新技術發展方向;建立了完整的通信干部培養訓練體制;建立了按戰區配置的器材大修與儲備倉庫體制;建立了戰略戰役通信預備隊體系等一系列我軍通信兵發展建設的方針政策,從而保證了通信兵建設始終在正確的理論指導下進行。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