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hpl3p"><video id="hpl3p"></video></ins>
<var id="hpl3p"><strike id="hpl3p"><listing id="hpl3p"></listing></strike></var><cite id="hpl3p"><video id="hpl3p"></video></cite><var id="hpl3p"><video id="hpl3p"><thead id="hpl3p"></thead></video></var><var id="hpl3p"></var>
<cite id="hpl3p"></cite>
<var id="hpl3p"><video id="hpl3p"></video></var>
<cite id="hpl3p"></cite><cite id="hpl3p"><video id="hpl3p"><menuitem id="hpl3p"></menuitem></video></cite> <var id="hpl3p"><strike id="hpl3p"><listing id="hpl3p"></listing></strike></var>
<var id="hpl3p"></var>
<cite id="hpl3p"><span id="hpl3p"></span></cite>
<var id="hpl3p"><video id="hpl3p"></video></var>
-->
長途臺的激情歲月
李建平 2019-06-21 人民郵電報
分享:

 
                                                    (圖片來源于網絡

神秘又神圣的工作

上世紀70年代,我有幸成為一名話務員。那時,陜西寶雞市只有2000門交換機,也就是說,全市包括各大機關、廠礦在內,市話用戶不到2000戶。當時,只有單位才有一部或是幾部電話,私人家中幾乎沒有電話。即使是市委、市政府或是橋南的一些國防大廠,也只有小型的小交換機,設有總機,總機對外也就兩條或是幾條外線。那時候打長途電話,非經過長途臺接續不可,很不方便。除了公事或是業務聯系外,老百姓即使是有急事,也多用發電報來聯系,一般是很少掛長途電話的。

當年的長途臺在社會上是一個讓不少年輕人向往的地方,在多少人的心目中,它是一個神秘而又神圣的工作崗位。殊不知,話務員每天上班耳機一戴就是幾個小時,面對的是安裝著電鍵和電路插孔的機臺,很是單調。話務員得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眼耳口手并用,單手記錄,交叉操作,“想用戶之所想,急用戶之所急,幫用戶之所需”,經常忙得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

當時,長途臺有20多名話務員,有兩個記錄臺、一個查詢臺和八九個接續臺。每個話務員分管著46條電路,24小時“三班倒”,擔負著全市長途電話來話、去話、轉話的接續工作。寶雞到西安和市屬各縣有直達電路,到首都北京有直達電路,到省內其他地市的電話以及出省的電話,除了甘肅的西峰(因為與寶雞相鄰有直達電路)外,其他的都是由西安局轉接。

長途臺在當時是郵電局主要的業務部門之一,是局里的一個窗口。局里提的口號是:“機線為業務,業務為用戶。”要求話務員熟記業務規程、苦練基本功、背號碼、熟記地名和路由、練習操作法、講服務用語等。同時,對長途電話的接通率、逾限率以及話務員工作中的差錯率都有嚴格的標準、要求和考核制度。

長途臺設有掛長途電話的113臺和查詢電話的116臺。打長途電話,公事得先通過單位的總機或是能記賬的電話撥113臺;私人電話必須到郵電局的營業廳去掛。長途臺的記錄臺受理后就轉到接續臺去接續,接通后,發話人和受話人才能講上話。一般而言,用戶掛了長途電話后就哪兒都不敢去了,只能耐著性子老老實實地等著,因為,電話到底什么時候能接通是個沒準兒的事。諸如,電路空不空、受話人在不在,還有話務員之間協作配合的好壞以及發話人有事臨時離開等,都是影響因素。掛了長話后,有時候十幾分鐘電話就接通了,有時候等幾個小時甚至一天也不一定能接通。

長途電話分為防空電話、疫情電話、首長電話、調度電話、政府機關電話、加急電話、普通電話等不同的類別,數字越小的級別越高。遇到級別高的電話時,各條有關的電路就會像公路上其他汽車給110120119等特殊車輛讓行一樣,很快就得讓開電路,保證重要電話的暢通。接續時,話務員知道每個長途電話對于發受話人來說都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各級黨政軍機關的電話,有的關系到黨的方針政策上傳下達的大事;還有一些私人電話多是一些急事,話務員自然也知道其中的利害,所以她們總是想方設法地接通每一個電話。遇到電路不空時,就想辦法繞轉電路接通;遇到受話人電話沒人接,就給對方話務員說好話讓多要幾遍;受話人不在,只要電話能追蹤到就不放棄;實在接不通的,受發話人委托,話務員經常代傳代講電話;遇有火車站接人的電話,火車快到站還沒接通的,話務員下班后就趕到火車站去代替用戶接人并送到用戶家里。像這樣感人的事情發生過很多,我們的長途臺不僅出過不少先進個人,如市勞動模范馬學琴和市“巾幗十杰”張曉霞等,還是一個優秀的集體,在郵電系統的部省級都獲得過很高的榮譽,還獲得過全國“五一”勞動獎狀集體獎。

上世紀80年代初,我由長途臺調到電信科分管長話業務,所以,就有機會比較深刻地感受到長話業務的興衰。隨著社會的發展,長話交換量逐年增加,每天的業務量也由70年代的一千多個增加到80年代的幾千個。話務員最多時也增加到五六十人。出省的一個長途電話需要多個局的話務員接轉,通信設備的滯后和社會需求的矛盾日益凸顯,即使話務員全力以赴,也難以滿足用戶的需求。

80年代后期,局里引進了萬門程控設備,電話逐步走進了百姓家中。起初,也只是做生意的人才安裝私人電話,大多數人感到裝電話沒有什么用處。別說是廣大的老百姓了,就是郵電職工,都想不到以后電話會成為人們日常生活、工作中不可或缺的東西。而且,當時初裝費高達3000多元,每月還要交月租費,絕大多數老百姓是不會花那個錢的。

令人高興的謝幕

到了90年代初期手機問世,最早是各級領導和生意人用上了“大哥大”。隨后,座機的初裝費也大幅下降了,由幾千元降到了幾百元,安裝座機的用戶隨之也就越來越多,電話如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長途電話也不再是主要靠長途臺來接了,所以,長途臺的話務量驟減,每天的業務量減少到百十個。技術變革的浪潮沖擊著長途臺,“無可奈何花落去”,長途臺開始減員了。

隨著電話的發展和普及,隨后,尋呼機、小靈通也逐步普及到百姓生活中。再后來,手機、電話走進了幾乎所有的尋常百姓家中。使用手機者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職位職業,也不分城市農村。現代科技的迅速發展使社會發生了神奇的變化,整個地球都好像變成了一個村莊。

在飛速發展的通信科技面前,上世紀90年代中期,長途臺逐漸成為明日黃花。無論在哪里,無論什么時間,手機都可以隨時讓需要聯系的人通上話,沒有人再通過長途臺來打長途電話了。在這種情況下,長途臺自然也就完成了它的使命,到90年代末,長途臺永遠地退出了歷史舞臺。

隨著通信科技的發展,手機的功能也在飛速變化,不僅僅是通話,發信息、照相、錄音、聽歌、上網,功能越來越多,如同一臺小電腦了,更非當年的長途臺可比。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昔日的長途臺已成為歷史,但人們不會忘記它在通信事業發展道路上所作的貢獻。多少年過去了,但是我曾經寫過的一首小詩《話務員》卻時常會激蕩在心頭:“您好 要哪兒/從 0 9 /我們日復一日地/組合著這十個數字/我幻想/這要是音符/我一定是出了名的作曲家/我知道/這些數字永遠不是哆來咪/我相信/每一組數字/都撥動著生活的琴弦/我們不是音樂家/而我們有音樂家的快樂。”(內容有編輯